来的人~看这里~
看来必须有个使用说明: 1、可以在文章后面回复的啊,为什么大家都去留言本罗嗦。先点文章标题,然后最下面的“回应此文”就好啦 2、更新很慢哦,但也有可能更新多篇,更有可能置顶所以大家多往下拉一拉 3、点左边的“排排坐&齐步走”就可以回到原来的页面拉
今天见了一本书《享受独处的时光》
里面有一句诗
一个人/在宽阔的/宽阔的海面上

好有爱。
对这本书也很有爱。

今天还看了兄弟连。关于上海。余秋雨。钱钟书其他文未有下落。

博问我,会不会喜欢上CB。然后我笑说。我们两个都心知肚明这并不同。这也不是暧昧。而是一个对于彼此的特别的存在。由时间慢慢积淀,经过五年半或急或缓的觉醒,变成一种幸福的感恩。
CB说:“这大概是相见恨晚。但是我想想这就可以了,这就刚好。”
而且比较重要的是。我觉得,恩,我很难有结婚的可能。
不是因为自己要强。[虽然我很要强但是我不要人见人怕]而是因为觉得,相似的人太‘势均力敌’,迥异的人又话不投机。以前一直听说爱情是双输的战争。那么我想我属于观战方。

哎呀不研究这个了。早熟必定早衰。早衰早衰早衰。

喜欢老大的字。喜欢反复咀嚼里面可以安慰我的坚定。
喜欢曌曌的简单。喜欢和她说话听她的笑声一起看远处。

想要想清楚太多问题。怎么变成下一个更好的自己。
不过太难。太难太难。
心理状态的变化是难以及时控制的微妙。但是仍然相信,最终状态是心理状态的远方,脚步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向那个目的靠近。不急功近利。要淡定不要琐碎。
总有一日会有我的光。

偶然翻到写给自己的话:
别人再叫苦,你也不许喊痛
因为痛是光荣
这是人生第一次,在夹缝里找自己的活路
不是锋芒毕消
在打磨之后 会有更锋利的棱角

我和我自己。会幸福。会满足。


----恩 为什么要弄这个搞坏气氛的东西----

[[[[[[[来自 落落 大人的BLOG~]]]]]]][专找不文艺]

07/09/19
话说昨天,有史以来第一次,赶稿赶到脚都漂了。72小时没睡觉后,我完全是在用灵魂写字……小宇宙爆发成渣,估计一个月内都修复不过来。
但在一小时两个电话,十条留言的,最后只剩六小时而我还差1万2千字的紧急事态中,尽管我的肉体应该困到了肉松的地步,但在强大的精神压力和六杯份的超浓咖啡Esspresso逼迫下,依然可以在大脑皮层保持清醒。
于是这外松内紧的六小时……当它终于过去后,整个人都漂了。

另外发现,怎样才能用咖啡最大限度提神?
答:把刚刚从楼下咖啡店里买回的,没有100度也有70度的咖啡,泼到腿上。
整个神志立刻清醒到能复苏想起前世的记忆。

07/09/29
什么样的主人,出于什么样的心情,会给自己的狗取名为“妲己”呢……

07/07/28
老子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在昨天热死了……那今天热死的这条肉又是什么?
父亲大人过生日,全家跑去东海大桥。听起来是多么平常的一句叙述句啊,如果没有前缀:“上海今天高温突破39度”和“东海大桥长又宽,长又长来那个宽又宽——谁TM设计的,连遮阴的地方都没有!”
立刻从“生日会现场”变成“渣滓洞待遇”。
白花花一条大桥,上面晒满了成批的人肉。现在去超市看见鱿鱼干,都有点看见同胞的心有戚戚焉:“别急啊,上头里等着我,我马上就来。”


[呜啊爆乐]

創作者介紹

排排坐&齐步走

Fleu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atersky
  • 落殿不知福TAT

    俺好怀念上海的热天TAT
    [谁叫你这个怕冷的东西要来加国哒?你才不知福咧!
  • 我喜欢下雪来着。

    Fleury 於 2007/10/07 0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