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再说“我是自由意志”而是“自由意志是我”。

XD~因为老用“我”字开头不太好的嘛。[装。继续装。]

今天是6月22日。有一个可爱的朋友的生日同一个可爱的朋友喜欢的漫画人物的生日在同一天。现在先祝你们—— 青,藏马,[请勿连读],生日快乐。

前天收到了陌生却又贴心的来信。觉得写信的人和自己有某种浪漫的相似。我会继续确认一些东西,相同的以及不同的,以及处在这样的立场和偶遇里可以发展出来的一切可能的联系。确认了她是谁,觉得是种既定却又充满惊喜的相遇。

就好象是一份礼物。就好象是一处风景。这个城市里依然有这样望而心怡的人,不能不说是个奇迹。thank you very much.



那么来说说自由意志。这是我接下来想要去研究的主题。希望各位表以看法或例证。虽然就这样说出“自由意志是我”实在高估自己,但是权当标题考虑,没有更好的表达。

{注:并不是那种政治意味上的自由意志主义。}

意志自由并不是一种幻觉。村上在《寻羊冒险记》里反复提到名字、身份、自我觉识之类的意义。很快对自我所处的环境以及时间上的阶段毫无感受,如同灵魂是一滴毫不沾染的水滴,在真空里浑圆自成。

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里说,人们看到美丽的明信片,由此而愿意前往那个地方去旅行,“有种力量使读者智识受挫,并完全丧失其自由意志。”

以下来自引用地址1

我只是一个自由行走的石头,踢开一切阻挡前进的障碍。自由意志,就产生了行走这个词,行走就意味着自由意志,行走就是自由意志的完满表现方式

一个行走的石头,就是一个具有灵魂的石头。灵魂背负着一个石头自由行走,自由意志背负着一个石头自由行走。自由意志同样源于物质规定的消失,也就是生灭性。因为生命代表的就是这个生灭性,所以它的意志是完全自由的。对于一个生命来说,一切物质规定都视为不存在,想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

但是只有自由意志的灵魂并不是完满的。自由意志仅仅是一切精神在尘世间所表现出来的意志。即可以说:我当一切是不存在的,我自由行动。这里的一切仅仅指实在规定性,而不是精神规定。

完满的灵魂是一个生命,是有爱的生命。自由意志,是自由行走,但这种自由是受爱束缚的,受一切精神束缚的。这才是生命的本性,单纯的自由意志,是不完满的,是非精神的。自由意志是为爱而生的,是为精神而生的

作者所理解的自由意志是完全超乎外界的,单纯只为成就自己的自由意识。他认为自由意志是儿童阶段,接下来是欲望阶段和爱的阶段。然而我认为,自由意志长存于清醒的人的脑海。

以下摘自《时间与自由意志》序言。

我所想研究的是自由意志这个问题,它是形而上学和心理学的共同问题。我企图证明的是:在主张决定论者和反对决定论者之间的一切讨论都表示他们曾事先把绵延跟广度,陆续出现跟同时发生,质量跟数量,混淆在一起。一旦把这种混淆去掉,则我们也许可以看出:人们对于自由意志所提出的反驳和所下的定义,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自由意志这个问题的自身,都会随着消失。

自由意志存在与一切既定与未定之间。意识的扩展和绵延是令人神往与沉醉的。最贴切的并不是语言,而是脑中的莫名感受:我说的不一定是我所想的,我的意识游离于任何可以具体表达的形式之外。自由意志在一些人身上有体现,既而展现出一个人内在的可能性。意识的本身庞大而不可完全掌控,这当然是形而上学的,而我,是一个非常纯粹的非唯物。

看上去作者想解决一些矛盾,并试图证明,向里挖得越深,就越会发现本质的相同。如同对立双方的领地底下出现一条长久存在却无人行走的隧道。矛盾的存在之所以推动人前行,大概也出于此。

以下摘自引用地址2

感觉一被量化、抽象化与概念化,便同时被凝固化、客体化、碎片化。意识不再流动与绵延,时间成为科学可以测量之物。

当我们使用被语言形式化的感觉去感受生活本身之时,我们通过我们的创造物来言说我们自己,我们实际上已经成为了语言的奴隶。

当我们使用被空间量化的感觉去进行我们的时间体验之时,钟表成为时间的象征,线性、精确、恒常,自由意志的大路已然被我们自己堵死。

与上节我所表达的相似。量化不适于意志。认识的一些人,喜爱精准地衡量感情,我今朝才明白为何这让自己不舒服。被具体化和确切下来的意识具有蝴蝶标本一样令人赏心悦目却又痛心的感染力。我想这会是一开始就有的区别。试图精确与甘愿限制的统一,造成的与不可能精准这一事实的冲突。



期待的是,阅读更多的关于自由意志的哲学书。希望的是,看到此文的你,若是有这方面的感受请联系我。留下你的邮箱。收集好资料,才可以开始前进。



ps重提村上,必须要提姐姐给我的影响,以及传达给我的村上所给她的影响。先读她的作品,然后藉由她进入村上的领域,找到自己的方式。




评论

自由意志,恩,是你这些天想的东西吧。那说说我的理解
自由意志长存于清醒的人的脑海——这句话我很赞同。
而我的精准地衡量感情,对我而言,并不是蝴蝶标本
曾经我很喜欢讲感情制成标本,而现在我,喜欢将蝴蝶制成影像,然后再放飞。我也终于明白,有些东西,不能够自私的留在身边;由此联系到自由意志,则是将脑中形而上形的思绪用影像串成线。在我看来,有形的意识是真实的意识,我并不追求完全的自由意识——那样的意识,或许很多记忆会很美好,但并不实在。
你是怎样想的呢?
Fleury回复Mcwarren&罐头说:
啊~没留信箱~所以大概得你再来的时候才看到了~~~
其实我个人不喜欢那种方式的~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态度。毕竟每个人不同,也没有谁好谁不好,能把与自己不同的东西出来,我必须谢谢你才可以~~~所以先说,如果以后我们之间出现分歧,就仅维持在该方面的分歧~记得哦^-^
有人一起探讨就很好~~~
其实我大概是习惯了,没有办法像你那样去记录吧~~因为觉得是很难办到的事情,所以一直问自己到底是何原因。后来在偶然的阅读里读到这个很契合的词。
大概了解你所理解的那一种“不被强求束缚却依然与自己的心有关”的自由意志。:)
而我,自由意志附身之后,突出地觉得自己似乎有时不属于这个世界。
但是回到熟悉的爱与情感之中,又能切实觉得温暖。
有飞着的蝴蝶影象相伴,其实应该也很幸福才对~~
2008-07-01 18:21:55
Mcwarren&罐头 | 发表于2008-07-01 15:37:13 [回复]

怎么会有广告啊~还有啊,这个留言有问题,我看不到打出的字!!
Fleury回复清说:
嘿嘿~~~广告没办法嘛~~
你用鼠标拉一下就看到了
2008-07-01 13:32:45
清 | 发表于2008-07-01 00:03:29 [回复]

还是村上
继续不懂
Fleury回复徐说:
其实主要的不是村上,只是涉及《寻羊冒险记》里我的相关理解。
2008-06-23 09:26:02
徐 | 发表于2008-06-22 19:01:28 [回复]

創作者介紹

排排坐&齐步走

Fleu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