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又是没人看完没人回复的一篇文,不过——
最近读书很有乐,出于本能[?]买了村上的《寻羊冒险记》,其实对我而言看村上的书是很难刹车的,而且越读就越觉得有趣[也要感谢林少华大人的译笔精妙!]。这种笔法我实在崇敬到不行,同时总觉得他的联想有无人可及的丰富,以及文字中有日系文学的某种清凉。虽然和后来的《世界...》相比,《羊》更舒坦更活力一些,我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一段:

司机调好空调,按了仪表板的一个键。于是一块厚厚的玻璃板“嘶嘶”拱出,挡在驾驶席和后座之间。除了巴赫音乐,后座基本上笼罩在沉默中。但我这时已不再大惊小怪,只管把脸颊歪在靠背上睡了过去。

睡梦中出来一头奶牛,样子还算干净利落,但还是属于吃过不少苦的那种类型。我们在宽阔的桥面擦身而过。时值春日午后,令人心旷神怡。奶牛单手拎一个旧电风扇,问我买不买,买的话可以便宜点。我说没钱。真的没有。

那么用钳子换也可以,奶牛说。建议倒也可取。我同奶牛一起回家,拼命找钳子,却找不到。

“怪事!”我说,“昨天还有的嘛。”

正当我搬来椅子找上面壁橱时,司机拍肩把我叫醒。

“到了。”司机简单地说。

车门打开,傍晚的太阳照在我脸上。几千只知了拧钟发条一般叫着。一股土味儿。

我下了车,伸腰做了个深呼吸,并祈祷梦境不是象征性的那种。

(此时到下一章)

有象征性的梦,有这样的梦所象征的现实。或者说有象征性的现实,有这样的现实所象征的梦。可以说,象征是线蚯蚓宇宙的名誉市长。在线蚯蚓宇宙里,纵然奶牛需要钳子也丝毫不足为奇。奶牛恐怕迟早会把钳子弄到手。这问题与我不相干

然而,倘若奶牛想利用我把钳子弄到手,那么情况就大为不同了。我势必被抛入思维方式迥然有别的宇宙之中。被抛入思维方式迥然有别的宇宙之后最伤脑筋的是说起话罗嗦。我问奶牛:“你为什么想要钳子呢?”奶牛回答:“肚子饿得不行。”我问:“肚子饿为什么想要钳子呢?”奶牛回答:“把它系在桃树枝上。”“为什么系在桃树上呢?”奶牛回答:“所以不是不要电风扇了吗?”如此无尽无休。无尽无休得过程中我开始憎恶奶牛,奶牛亦开始憎恶我。这便是线蚯蚓宇宙。若想从中脱身,只能再做一次象征性的梦。

一九八七年九月一天下午一辆巨大的四轮车把我拉到的地方,恰恰就是这线蚯蚓世界的中心。总之,祈祷未被接受。


恩,我想说。如果你觉得看不懂,那么和没有上下文毫无关系。我也不能说看懂了。
问题是你是否觉得它很有趣。是一种说不明白的深层次的很有启发性引诱性的趣味。
我想我看书就是这样。不一定是知识性的,我也喜欢艺术性的,甚至喜欢纯精神性的,就是完全靠脑以太来沟通的。去进入而不评析,然后很快的忽略身边的世界。
但是,谁和我一样呢……谁和我一样甘心沉默领略这样的趣味。我其实不太爱评论它,所以干脆摆出来给大家看看。
我最近真的忽然发现,我常常忘记这个世界的存在。我可以理解那些飘渺的、并且认为那些是人类的大脑所能领略的最佳美景。然后哲学观完全被改造了。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试着去去别的世界。在这里,我不被了解……
生命本身就很有趣,为什么要为严肃而严肃?
再打一些《羊》里的东西

(写的是耳朵)
有的曲线以超越任何想象的奔放将画面一气切开,有的曲线以不无神秘的细腻勾勒出片片精微的阴翳,有的曲线则如古代壁画描绘出无数传说。而耳垂的圆滑胜过所有的曲线,其厚墩墩的肌肤凌驾着所有的生命。

(写人生)
“或许如你所说,或许并非我的人生无聊,而是我在追求无聊的人生。但结果是同一个——不管怎样我已把它弄到了手。人们都想从无聊中逃脱出来,我却想深入到无聊里边去,就像在交通高峰期开倒车。”


林少华在译序里说,村上自己说,整个故事开始朝奇怪的羊方向倾斜。即故事是自主存在的,他不过是被操控[当然也不完全]着急切地写出来而已。
太认同!!!
再来看看《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里的东西

(主人公是左右脑可以任意配合的计算士)

总的来说,我这人对世上种种事象、事物和存在恐怕都习惯做权宜式考虑。这并非因为我属于权宜式性格——当然我承认自己有几分这样的倾向,而是因为我发现对于世上大多数情况,较之正统式解释,采用权宜式把握方式更能接近事物的本质。

譬如,即使我们把地球视为一个咖啡桌而不看做是球状体,再日常生活这个层次上又有多少不便之处呢?诚然,这是个相当极端的例子,并不是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如此随心所欲地妄加变通。……

由于之故,我便尽可能从权宜式角度来观察事物。我地看法是:世界这东西委实含有各种各样地简言之即无限的可能性,惟其如此才得以成立。而对可能性的选择在某种程度上则是由构成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来决定的。所谓世界,便是由浓缩的可能性制成的咖啡桌。

(妙极!叫我如何不爱!)

(主人公和他的影子分开后,呆在世界尽头)

“至于那个世界是否美好,我也不得而知。”影子说,“但起码是值得我们生存的世界。既有好的,又有坏的,还有不好不坏的。你是在那里出生的,并将在那里死去。”

另,《世界...》非常值得一读!

好了。费尽心机把它们打上来,只希望有那么万分之一的人能了解,读书,读村上,到底为何有趣。
生活,意念,到底为何有趣。
不愿读的,走开便是。







回复如下:
评论
路过- -真的路过- -

PS:全黑,好难看我自己的字。。。。。
天涯泪 | 发表于2008-07-06 21:24:32 [回复]

唷XD
趕緊膜拜村上大人
而且林大人那種把“我的頭”翻成“自家腦袋”的方法也大愛。
Fleury回复蔥上草莓说:
哎呀呀~~~还要谢谢姐姐告诉我村上的事
2008-07-01 13:23:03
蔥上草莓 | 发表于2008-06-30 21:25:44 [回复]

春树的文章,难点了
现在报到,不晚的哈~~
Fleury回复立说:
不晚不晚~~
:D
2008-06-19 22:47:10
立 | 发表于2008-06-19 22:12:03 [回复]

囧。田写的东西总是这么有深度。

一起BS空间吧
Fleury回复周轶奇Larry说:
啊~~空间太不自由了
2008-06-19 22:48:19
周轶奇Larry | 发表于2008-06-19 20:51:09 [回复]

先抢个沙发sf
评论,就不用打第二遍了吧?

PS:天呀!广告竟是《男人装》和某女性洗液~~~~
Fleury回复徐说:
好象已经是地板了……
2008-06-19 22:48:57
徐 | 发表于2008-06-19 19:37:39 [回复]
創作者介紹

排排坐&齐步走

Fleu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